发起反攻的时刻

:  Tom Marsilje

翻译: 黄胜林 张毅 杨杨

Tom原文地址: http://adventuresinlivingterminallyoptimistic.com/2015/05/26/time-for-a-counter-offensive-2/

我在上一篇博文“战斗前线上的一个好日子!(CT扫描结果等等)”的结尾提到,凭着我不错的CT 扫描结果:“我正在一条战线上激战并且今天我赢了一场战役。”这个扫描结果鼓舞下,我和我的医疗团队决定,现在是开辟一条直接进攻的新战线的时候了

但是首先我需要解释一下做出这样决定的背景一因为这是一条非常规的途径……

2013年1月,作为三C期病人的我完成化疗的时候,如释负重地获知我的CT扫描完全干净,绝对没有任何疾病迹象(NED)。在所有的人看来我是获痊愈了,我开始了

崭新的癌症治疗后的生活。我不再吃任何垃圾食品,开始长跑,开始服用我觉得会减少癌症复发可能性的辅助品,并且我把我的生活重点再次聚焦于以家庭,信仰与健康。虽然我很担心复发(癌症四期者有70%的复发率. 统计数据令人难免担忧!)——我确实觉得自己处于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最健康的状态。

这一切,在短短的8个月以后被完全改变了.2013年8月我的一次例行CT 扫描中出现了癌细胞复发的最先迹象。

医生打电话来告知我的这次CT结果。医生亲自来电话很少是好兆头。他告诉我“观察到了一些肿大的淋巴节”。是癌吗?无从得知但至少是“可疑的”。几个星期之后的一次PET-CT扫描又发现我的肺里有一些可疑的小斑点。是癌吗?依然无从得知,但至少也是 “可疑的”。

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可不可以用”组织活检”来确定是不是癌吗?答:不可以,这个时候它们所处的肺上的位置用手术活检太危险。(直到2015年5月,通过更先进的液体活检, 这些肺上的斑点才被证实为CRC直结肠癌的转移癌细胞)。

我想到的第二个问题(提示:注意一下这一个):我们可不可以用”靶性放射”轰炸这些斑点,用”射频消融”(RFA)把它们除掉? 或者做手术除掉?答:鉴于这些斑点的所处的位置,手术是不可能的。你也不应该冒险用RFA来去除肺斑点,因为假如是转移癌细胞的话,极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斑点要出现。

医生的计划?既然不能确定是不是癌,那就密切观察这些肺斑可能生长和/或转移扩散的迹象。

我的行计划?我的恐慌按被按动了!,我开始做一切我能想到的一切, 来面对目前还是假定的但也无法化疗的癌细胞。满怀希望,但是做好最坏的打算……要知道,无所作为不是我的强项…

那么我做了什么?我查找科学文献,寻找一切! 我所寻找的治疗需要符合这些基本条件:1.)科学上看来可信 2.)安全系数高 ( 至少不会造成伤害) 3.)理想的情况是有已经人体临床数据显示有效,或者最起码在动物模型里显示有效。

最初的调研阶段之后1.)  在膳食专家医生的指导下,主要重点放在治疗性的膳食计划上. 我立刻在饮食上减少蛋白质摄入而以素食为主。 2.) 我开始服用许多额外的辅助品 –包括一些来自欧洲、 亚洲与印度传统药物 —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轻易抛弃几百甚至几千年而积累的经验科学。 3.) 我开始服用一些”非适应症”但应当是安全药物 –(即指并非为抗肿瘤而研制的药物) 但在动物和/或初步的人体试验表明潜在抗肿瘤活性的。重要的是,我会主动告知我的肿瘤医生我所有在服用的”非适应症”药物。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作为一名四期患者——如果还有什么合理机会帮助你的治疗,并且在一定是程度安全的,你就去做 ——潜在的好处是生命,潜在的坏处不言而喻… 所幸的是目前所有的这些措施还没有什么副作用。 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 减少蛋白质的纯素食控制让我太怀念比萨饼了!。我的目标是看这些斑点是否可能停止生长和/或传播而不用诉诸化疗 (坦率地说我惧怕回到化疗)。我想这是一个恰当的时机来尝试“这个实验“。因为这些斑点很小,并且我的医生不建议化疗 — — 只是监测。于是 正是在这一天,像我这样一个”疯狂的科学家”诞生了…

2015-03-21_What the Heck is anti-EGFR Therapy_Mad Scientist

你也许会问“然后呢? 现在已经是癌症四期了,而且又开始了化疗 —  说明你的尝试你的失败了, 对吧?”

也对,也不对.. 这个问题很难明确的回答。接下来的12个月我并没有接受化疗而只是每2到3个月进行一次ct跟踪扫描。有一些结果则是出乎意外。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我那些肺上的斑点,是在我手术以后8个月而观察到的。如果他们确实是转移的癌细胞,那么他们会扩散的很快,而且会有更多的肺上的斑点出现。然而随后的两年,包括只是进行观察而没有治疗的时间,例行的CT扫描结果显示却并非如此。:

首先我的淋巴结没有继续的增长。我肺上的斑点大小虽然有所波动,但还是缓慢地继续扩散。正因为如此,经过一年的观察,我的癌症被宣布进入了四期。我于是去年秋天开始又重新开始了化疗。然而我当时采用的鸡尾酒疗法却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

更有趣的是我肺上的斑点,自2013年8月CT扫描观察到以后,却一直没有明显的扩散迹象,这有也点出乎意料。在进行观察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其实并没有进行真正的治疗,理论上讲这些癌细胞是有很强的转移性。是运气还是祈祷?还是我这样一个“疯狂科学家”通过服用各种辅助药品和控制饮食,阻止了癌细胞的蔓延?这自然无从可知,但遵循肿瘤学上一个古老的原则,那就是:”不管你做什么, 只要有效  继续做!”

我和肿瘤医生约好每隔 2-3 个月讨论一次最新的扫描结果。不成想,在他那儿我总是用同样的问题把自己变成了一张令人讨厌的唱片

20138:问(我):我们可不可以用靶性放射轰炸这些斑点,用射频消融(RFA)把癌细胞除掉? 或者干脆手术除掉?答(医生):鉴于这些斑点的位置,手术是不可能的。你也不应该冒险用RFA的方法. 因为假如是转移癌细胞,极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斑点会出现

201310(同问题):问(我):既然没有出现新的斑点。可不可以用靶性放射轰炸这些斑点,用射频消融(RFA)把癌细胞除掉? 或者手术除掉?答(医生):鉴于这些斑点的位置,手术是不可能的。你不应该冒险用RFA以除掉肺斑点,因为假如是转移癌细胞话,极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斑点出

从2014年1月到2015年3月, 每2 -3个月:我像一张唱片一样问着”同样的问题”。 而医生也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回答.

{这期间我还飞往波士顿,前往哈佛大学的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咨.  我的这个问题也得到了类似的建议}

直到2015年5月(同问题):”我肺上的斑点没有明散已近两年现在可不可以用靶性放射轰炸这些斑点,用射频消融(RFA)把癌细胞除掉? 或者手术除掉?”

SSSSSCCCCCRRRRREEEEEEECCHHHHHHH!

Time for a Counter Offensive

答:你的癌症的确非同寻常,相关淋巴结没有明显的增长,肺上的转移斑点也生长缓慢,而且没有明显的扩散迹象。这些斑点是突然出现的,所以手术可能依然不是一个有效的治疗,但是我们现在可以考做“射消融”的方法来除掉一些肺上的癌。(我想我的医生是对的,我的癌症的确“非同寻常”,然而这对我并不是一件坏事)

消融RFA就是我和癌症这场战争中开劈的一条新战线

什么是“射频消融”(RFA)?

简单的讲就是放射科的医生在CT的引导下,用一根细针刺入肺上的癌组织,一旦刺中立刻产生高频率的无线电波使针头升温。然后,套用一句白话,那就是高温会把这些癌细胞炸它个“屁滚尿流”。

更专业的了解可以参看下图

Time for a Counter Offensive_Ablation

(Figure used with permission: Nature Reviews Cancer 14, 199–208 (2014))

我一直很想做消融(RFA) 治疗,这一愿望终于在6月25日得以实现!虽然RFA不会保证对我的癌症完全有效和根治,我为什么还如此的热衷?

首先,虽然我现在的肺上的癌细胞是相当“懒惰”(生长缓慢而且没有扩散)。但要知道 ,癌细胞的基因是不稳定的,而且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的。一旦他们打开某个基因,它们也许会很快进化成更凶猛的一类。而我是多么想尽快除掉那些可能在进化之中的数以万计的潜在的敌人。

其次,如果利用靶标药物治疗也会有同样的问题。我们的世界中存在着一种叫“进化”和“自然选择”的过程,不幸的是,肿瘤和癌症也会这样的把戏。化疗过程中,肿瘤细胞内总有那么一些会通过“自然选择”而存活下来,而具有潜在的抗药性。最终的结果往往是,药物延长了你的生命,但是你最终会面对一个更加凶恶和更难以治疗的敌人。射频消融治疗则是对癌细胞的纯暴力,就像一个小型的核炸弹,把肿瘤细胞在几秒钟内炸的灰飞云灭。

此外,我也是癌症免疫学的坚信者。我相信肿瘤的大小会最终可以影响到我的免疫系统的抵抗能力,所以我当然想除掉那些最大的敌人。

另外,自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一直有持续不断的咳嗽,虽然我不能确信,但是我还是怀疑是由我肺上的肿瘤细胞所引起的。这虽然在我众多生死攸关的事情中微不足道,但是我想,如果我能和孩子们一起开怀大笑时,不用拳头唔着嘴咳嗽,该有多好啊!

最后作为额外的好处,这个手术可能会采集到一些的肺部活体肿瘤组织。就给我们一个机会来和原发的肿瘤基因(2012年)来进行比较分析。

所以我来——625日将是开始新战线的大日

然做射消融(RFA) 治疗会有低几率的并发症的可能性,在极端的情况下也会出现肺崩溃,但是,跟癌症战斗可不是一个胆小鬼干的事。通常来讲手术后需要住院一个晚上,而且也通常可以很快的恢复。我已经罗列了不少想做射频消融手术的治疗方面的原因。其实同样重要的还是有情感方面的原因,那就是开辟一条新的战线,集中火力,用暴力痛打肿瘤!打垮它!就像它想把我打垮一样。这样的感觉对敌人可真是爽!

625日,一条打癌症的新战线将要展开。得一场战斗,而更重要的是会来更多的机会,我最终赢这场对癌症的争。是的,我继续个“狂科学家”的实验:格的膳食控制,尝试不同的助品以及不同的“非适症”物。然我无法能完全明,正是些措施察到的迟缓起了作用,然而,正如人在同癌症最常常提到的座右铭一样,那就是“不管你在做什么,只要有效那么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